25
2023
11

足协当年的超前一刀切改革 让二十多人老无所养

发布日期:2023-11-25 08:12    点击次数:155

  来源:秦云/Q队长

  2016年的那场机构调整重组,是中国足协的一次抢跑改革。这场机构改革的成败,一方面体现于正在进行的“狂飙”扫荡下中国足协的状况,另一方面则是所留下的烂摊子:中国足协原来编制在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的二十多名老员工面临老无所依的困境。

  这二十多名老员工,原来都是事业单位的干部编制,和足管中心签订聘用合同;从2016年3月起,这些老员工全部和中国足协签订劳动合同,彻底成为了“社会人”。从那时候开始,这些老员工开始陆续退休,但是都无法办理退休手续,只能按月从中国足协暂借生活费。

  至今,这些老员工的退休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后续还有人加入到暂借生活费的行列。

  “一刀切”的后患

  根据2015年3月发布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五十条)的要求,中国足协根据“政社分开、权责明确、依法自治”的原则调整组建,于2016年2月24日撤掉了“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的牌子。

  就人事来说,这是“一刀切”的改革:中国足协没有了行政级别;足管中心的六十来个干部编制,也都随之被收回。3月,中国足协和工作人员重新签订了工作合同——从甲A时代就在中国足协工作的老员工,绝大部分都失去了干部身份,成为了中国足协的合同工,大家一下子全部成了“社会人”。

  中国足协调整改组后,担任过外事部、综合部等部门主任的赵金福最先到了退休年龄,成为了无法办理退休手续不得不向中国足协”暂借生活费“的第一人。

  赵金福们不愿意以“社会人”身份办理退休手续,是因为“社会人”身份和干部身份的退休金差距较大。目前,中国足协对这些不能办理退休手续的老员工分成了处级、副处级、普通三级干部身份按月借支“生活费”。生活费标准,基本按照他们的退休金标准发放。

  从2016年管办分离开始,陆续退休但是没有办理手续从中国足协借支“生活费”的有:赵金福、朱和元、尹煜华、郭辉、付玉培、苏晓春、叶荔、马丽萍、刘希付……据悉,其中也有个别老员工放弃了等待,以“社会人”身份办理了退休手续。同样情况但尚未到达退休年龄的还有:董华、曾民、曾丹、李晓旭、李飞宇等人。两者合计,被剥夺了体制内干部身份成为“社会人”的中国足协老员工,超过20人。

  社保曾经断缴17月

  其实,这些原来体制内的干部们退休时候即便想以“社会人”身份退休也不是那么轻而易举。因为才起草《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不久,他们就被中断缴纳社保费用,时间从2014年10月到2016年3月,长达17个月。

  中国足协当时的管办分离改革,措施有点激进。在配套政策尚未明确的时候,足管中心突然注销,牌子被撤。原来足管中心的编制被收回,但是老员工们社保移交尚未进行。尤其是断缴的这17个月社保费用应该按照断缴社保费用如何处理,时至今日还是未知数。当事人退休时候应该如何处理上述所欠缴的17个月社保费用,至今没有答案。

  因为以暂借方式向中国足协领取“生活费”,这些无法办理退休手续的60岁以上老员工日常生活没有受太大影响,但是看病却存在比较大的问题。他们在医院里只能先缴存足额押金,治疗结束后再进行结算并回中国足协报销。一旦遇到大病,当事人必须有大额现金储备才能顺利接受治疗。

  同样一套班子两块牌子的中国篮协(国家体育总局篮球运动管理中心),同样进行了机构改革。中国篮协的做法比中国足协慎重、保守:根据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的原则,篮管中心得以暂时保留作为老员工以体制内干部身份办理退休手续的平台。当篮协所有体制内干部全部退休后,国家体育总局篮球运动管理中心的牌子在被撤销,其干部编制回收。中国篮协的做法,避免了中国足协这样大量60岁以上老员工无法办理退休手续的尴尬。

  “一刀切”也有例外?

  虽然有要求,但是中国足协2016年调整改革后的新进工作人员并非如外界预料的都是“社会人”,一些人士是把体制内的干部身份留在原单位来中国足协工作的。

  《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五十条)要求调整改革后的中国足协不设行政级别,领导机构由国务院体育行政领导部门代表、地方及行业足球协会代表、职业联赛组织代表、知名足球专业人士、社会人士和专家代表等组成;加强自身建设,广纳贤才,吸收足球、体育管理、经济、法律、国际专业交流等领域优秀人才充实工作队伍,提高人员素质。

  就从前国足主帅李铁被带走开始,至今杜兆才、陈戌源、于洪臣等中国足协的前后任领导和中干先后落马,已经说明2016年那次机构改革的失败。其实,到现在中国足协内部还有类似戚军、谭海这样在原单位保留体制内干部身份却在中国足协工作的情况,他们“身在曹营心在汉”,能真心实意工作,推进中国足球改革么?

  2017年6月杜兆才接替蔡振华主政中国足协后,有一批“新人”到中国足协工作。在这些中干及普通工作人员中,在原单位保留干部身份的不少,有的干部编制应该还留在政府系统;有的干部编制还在国家体育总局的奥体中心;也有的还在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

  在中国足协还有一个神奇的年轻人,他极受杜兆才器重。年轻人是2018年进入中国足协的,2019年把户口也移进了北京。——中国足协在2016年改革后,已经没有条件给员工办理户口进京,年轻人要户口进京,只有通过其他单位。显然,他在其他单位也占有编制。

  既然是“一刀切”式的改革,那么就应该“众生平等”,除了规定的高层领导以外,其他工作人员都应该以“社会人”身份和中国足协签订工作合同。有人因为改革失去体制内干部身份,有人却暗地里保留着干部身份,公平何在?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


Powered by 段小军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